張大千的畫…“藏情畢露煙霞雲,五百年來一大千”...彭武斌 編圖/撰文

張大千(註1) 自稱“江海客”,
如閑雲野鶴般漫度一生,
他豪情的快意,被其畫之不羈所震撼。

或許,對於張大千來說,
而世間情事,又有哪件能夠說清呢?

正如其畫百變,且樣樣都一絕,

其畫,“藏情畢露煙霞雲,五百年來一大千”!!!

註1:張大千(1899年5月10日-1983年4月2日),最早本名張正則,後改名張援、張諠,小名李,號李爰,法號大千,別署大千居士、下里港人、齋名大風堂、大風起兮,中國當代知名藝術家,四川內江人。因其詩、書、畫與齊白石、溥心畬齊名,故又並稱為「南張北齊」和「南張北溥」。與黃君璧、溥心畬以「渡海三家」齊名。廿多歲便蓄著一把大鬍子,成為張大千日後的特有標誌。曾與齊白石、徐悲鴻、黃君璧、黃賓虹、溥心畬、郎靜山等及西班牙立體派畫家畢卡索交遊切磋。

張大千在敦煌臨摹壁畫時,因為喜歡早期的壁畫,而把外層的晚期壁畫剝去,使壁畫遭到破壞。除此之外,為了提高臨摹的準確性,直接用紙張或油泡紙貼在壁畫臨摹,導致壁畫受損。而且還在壁畫上題跋,破壞了壁畫的原貌。後來,敦煌研究院的兩任院長常書鴻及段文傑先生都禁止使用這種方法臨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