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劇院》:在香港寄居的劇場魂

節目名稱︰《鬼劇院》
演出單位︰劇場工作室
地點︰西灣河文娛中心劇院
時間︰06/11/2016 15:00
城市︰香港
藝術類別︰戲劇

【劇場工作室】於今年獲康文署邀請參與「劇場‧再遇系列2016/17」,剛於11月在西灣河文娛中心劇院載譽重演創團作兼本地原創作品《鬼劇院》(Crimson in a Haunted Theatre)。該劇首次公演時大獲好評,於第10屆香港舞台劇獎獲最佳女主角、最佳男女配角和最佳化妝造型設計四項提名。闊別16年,編劇余翰廷的《鬼劇院》(Haunted Theatre)依然貫徹一套黑色神秘色彩,在充滿詭異氣氛的劇場裡以鬼與人的角度探索生死之間,追尋人在生前死後的故事。

以鬼魅劇場為題材的戲劇在古今中外總是多不勝數,故事通常帶傳奇色彩且引人入勝,例如聞名世界的法國音樂劇《歌聲魅影》(The Phantom of the Opera),也被改編成舊上海及香港的《夜半歌聲》。香港甚至也有以鬼戲院為題材的電視劇,如影射舊時灣仔「東城」戲院的《全院滿座》;以粵劇戲班為題材、80年代許鞍華導演的電影《撞到正》(蕭芳芳、鍾鎮濤主演)等。《鬼劇院》跟這些戲劇故事一樣,雖然是個鬼故事,但卻不是以嚇人為目標的,是跨越陰陽間的言情劇,透過鬼來說故事,以鬼喻人,細訴執念。

上月初到西灣河文娛中心劇院,看【劇場工作室】的《鬼劇院》,相比起資料所說2000年於香港文化中心首演時全院滿座的情景,這次相對少點觀眾,但至少不會出現「吉位」空空的情況。一進入劇院,暗黑詭秘的「鬼劇院」即呈現於舞台上,等待觀眾追看。故事屬於嚴肅認真,劇情並非恐怖嚇人,而是非常黑色的怪異文藝劇。劇終時,在場外購買了新舊劇本各一冊,故此也花了一點時間去研究,想不到執筆寫評論之時已經是一個月後了。

《鬼劇院》主要探討糾纏於生與死、身與靈魂、父與女、男與女等多種關係,既講述親情,亦有一點愛情作點綴。昔日女演員Sue(廖淑芬飾)的鬼魂對生命和戲劇的執著,使她的靈魂游離於虛實世界之間,處於介乎於人與鬼之間的狀態。她與迷失自我的弟弟阿細(吳銳民飾),以及無惡不作但對子孫卻是無微不至的爺爺(馮祿德飾),共住於一間已被荒廢的劇院地牢中。爺孫二人為了把Sue留在塵世,竟然起一些不可告人的事來,使這間本已是死氣沉沉的劇院,變成一間臭氣薰天的鬼劇院。機緣巧合下,不敢承認身份的父親(陳淑儀飾)回到Sue身邊,試圖令她認知自己的死亡。阿細的霧水女友Blue(劉曉樺飾),一個慢慢消失觸覺的女人,意外地闖進了這地牢屋中,竟令這間鬼劇院起了重大的變化,更令Sue的「生命」出現了契機。種種線索都是朝著Sue意識自己死亡的方向作舖陳的,結尾中有一段最具張力的獨白,令人感到驚喜,反映Sue最終接受自己已死的事實,後悔以前沒有好好生活過,但心中鬱結被解開,選擇繼續前路,轉世超生,有了新的發展。劇本花太多篇幅塑造暗黑氣氛,而劇本不足之處,卻是在於沒有交代清楚「鬼劇院」的腐臭屍體來源及目的,來龍去脈欠缺清晰。

事實上,Sue的一角也象徵著既為劇場而生、也為劇場而亡的香港劇場人的執著。創辦【劇場工作室】之前,余翰廷和廖淑芬最初本同在赫墾坊作全職演員,後來政府縮減資金,他們面臨失業,便出來自立門戶,而《鬼劇院》就是他們的創團之作。故此,《鬼劇院》這個劇本之所以誕生,喻意人放下執著,接受新事物的時候只要找到一個平衡點,就可以重新出發;同時,也道出了香港劇場人的辛酸,像Sue死後也在念掛劇本的事,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解脫。在這種矛盾底下,《鬼劇院》產生出一股張力,演出人的情感昇華變化使人難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