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Toast》引發的尋愛之旅

  「多士」,平凡又易做的食物,家中幾乎只要有平底鍋,更甚有部自動烤多士機,便能隨時製造出金黃色、香脆的多士。換言之,是不用聰明頭腦、超人智商也能製作的料理。然而,這平平無奇的一片多士,卻令一位著名食評家誕生。

  根據自傳式小說改編而成的英國電影——《Toast》,描寫著名食評家Nigel Slater的兒時、生平,以及他之所以鍾情於煮食文化的秘話。很多人也許會認為,從事飲食行業的人士,大多從小到大對飲食很講究,吃盡山珍海味,生長於富貴家庭。可Nigel Slater卻完全相反,他的母親是位普通的家庭主婦,而且只吃罐頭,不愛做飯,亦不會買任何新鮮食品,是名副其實的「味覺白痴」。而他的父親則只是打工族,有時候會出席豪華宴會,宴會上有很多美味的食物。但與此同時,他亦不太在乎放甚麼進肚子裡,是粗枝大葉的漢子。這樣的一家人,如何培養出食評家呢?電影除了清楚表現出Nigel Slater年輕的經歷以外,還細膩地描寫了一場錯綜複雜的,尋找愛情之旅的故事……

  主角的母親極度討厭新鮮食材,認為沒經處理的食物都不乾淨,於是只吃罐頭食物。而主角在這樣的家庭環境長大,不禁對罐頭以外的食物感到好奇。他不明白為何母親只會加熱罐頭,於是,他決定主動挑戰煮飯。可是年紀小小的他無法得心應手,最終以失敗收場。父親強烈責備他的行為,認為他太多事,應該乖乖吃母親煮的料理。

  雖然對父母的行為大惑不解,但主角和父親唯獨喜愛母親煮的一種料理——「多士」。因為亦只有這道菜,是水平最穩定且符合英國人口味的。即使如此,多士吃多了會膩,可父親卻完全沒有討厭。起初,兒子不明白為何父親這樣麻木,後來才發現他之所以默默忍受,是由於深深愛著母親。即使她不會煮飯,亦包容那缺點,心甘情願吃罐頭。而兒子假若煮飯,會令母親感到自卑,為了不讓她傷心,父親才一直拒絕。

  把父母的餐桌文化視為反面教材成長的主角,不經不覺成了年青人。母親死後,父親一直感到寂寞。而且,兩個男人無法打理家務,於是便聘請了清潔女工來打點一切。然而,女工心懷不軌,老是用各種方式暗示、調情,誘惑父親。兒子不服氣,却沒法阻止父親愛上此位與母親截然不同,煮飯一流、家務上手的女性。不久,父親娶了女工,順理成章成為了「後母」。本來兩父子相依為命,突然多了個外人,令兒子無所適從,關係疏離。而後母以前的男朋友都待她很差,因此當和主角的父親結婚後,便一心追求被愛的感覺,希望得到最多關注。後母和主角為爭奪父親的愛,起了衝突,進而發展成「料理對決」。

  在學校,主角是唯一一位上家政課的男生。開初雖然受人白眼,但後來技術了得而被全班同學認同。然而,主角廚藝仍然未比得上後母,而父親亦偏愛後母的料理,因而令主角燃燒鬥志,誓要決一高下。他們倆在家時,總是煮個不停,父親亦日漸變胖,身體不健康。為了保護家庭完整,父親總是衛護後母的面子,令兒子更加渴望關注,轉而到外面四處尋愛。喜歡上一名擅長煮飯的男子,最終卻還是遭到拒絕。

  受過無數次被拒絕的經驗,主角總是得不到愛而感到空虛。不幸地,父親因病去世,後母和主角成了二人。失去心靈支撐的後母,居然主動接近主角,希望和他和好。真心想代替他母親的地位,給他渴望已久的母愛。然而,他們的關係一直只是以「父親」維繫,當他去世了,主角便沒有理由和她待在一起。於是主角拒絕和後母繼續生活,獨個兒離開鄉下,到大城市闖蕩,終於成為了一間餐廳的學廚,故事便結束了。

  一片母親烹調的多士,除了引發主角對食物,這如廣大宇宙般深奧且無窮無盡的世界,提起興趣之外,還讓主角對愛情、親情有了更深的體會。大多觀眾在看電影前半部份,會為主角感到不值,因為父母明明吃那些垃圾似的食物,主角不過想改情形罷了,卻總是被責罵。可當看下去,便知道其實那一片多士,雖然做法簡單,卻飽含母親對家人,以及父親對母親的愛。能夠從生活中的小細節出發,描寫出如此豐富、發人深省的故事。一方面,為主角感到遺憾,因為他從小到大都未能得到充分的愛;另一方面卻不禁感激,假如當初他沒這樣沉痛的經歷,便不會有現在的成就了。

  回想起來,自古進食就不止是為了維持性命,還維繫著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穿插不同的場合、心境、身份。即使吃同樣的菜式,亦會有個別獨特的感受。此電影除了叫人忠於自我以外,彷彿還教會了我們,任何事情都能從最微細的地方萌芽,好像主角對飲食的追求,以及夫婦的愛情,皆能在「多士」體會出來。

▼柏菲思/パフィス▼
1991年生於香港,女作家。小學六年級開始自發寫作,到2008年起正式以成為小說家為目標開始網路創作。幼時深受日本文化影響,不知不覺學懂了日語。現時以「好作品能跨越國界」的信念,每天用中、日兩文進行寫作活動。 在香港、台灣、日本推出多部作品,獲得多個獎項,日後期望製作更多混合文化小說,持續各地交流。
https://www.facebook.com/pavis0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