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短電影《nu》男同志與妻子的一生

  提起電影,通常都是三小時左右的「世紀巨作」。假若不想錯過任何一分一秒,坐在戲院的座位上就要忍住所有欲望,不上廁所,足足數小時不得動彈直至完場。可是回想舊時,部份作品只有60分鐘長度,甚至更短。今次我想為大家介紹的是在丹麥拍攝,2002年上映的二十分鐘電影,標題叫《nu》,直譯意思就是「now」、「此刻」。許多時候談及西方電影,話題都圍繞美國和英國等大投資影視製作,但其實在歐洲其他地方如法國、瑞典、丹麥亦有不少值得一看的低成本作品,畫面如藝術品般,劇情充滿美感及當地獨特風格。先為大家簡介一下《nu》的內容。

  故事從醫院開始,講述男主角已經年華老去,躺在病床上渾渾噩噩地渡過最後一段日子。而身為他的男性伴侶的男配角,則總是在身邊細心入微的照料,卻得不到欣賞,反而被大發脾氣,唯有無奈地離開。男主角獨自待著,忽然看見女主角的幻影,令他回憶舊時的事情……想當年男主角還年輕,和女主角結婚之後,雖然心存疑惑,仍然盡丈夫的責任和女主角一起,生孩子。然而即使看見孩子的臉而深受感動,男主角仍沒法抹去對性取向的疑惑。不知不覺間,男配角的身影便出現在視野裡了。男主角跟隨男配角,到一個新的領域,互相認識,將妻子和孩子扔棄,讓他們留在家中孤零零的,相依為命。女主角雖然努力挽留,但男主角還是無法違背本能,離開了那個家。女主角因而患上抑鬱,用浴缸淹死孩子,最終被送往精神病院。男主角和女主角離婚,雖然還有猶豫,但還是和男配角在一塊兒。然而,那種悔疚一直傷害男主角。直至年老,居然看見女主角依然年輕貌美,他想請求原諒,卻只能在無力反抗之下,遭女主角的幻影狠心殺死。故事在男主角微弱的悲鳴中落幕,回到黑暗結束。

  以上對故事的解說,出自於本人的分析,由於通篇沒有台詞,而且大部份影像具體地點不清晰,所以不同觀眾看去也許會有不同見解。回到評論上,此劇有三大重點值得留意:分別是黑白二色在劇中所象徵的意味、因無對白而透過手勢表達的訊息與角色情感、以及除了兩男一女空無一人的空間,和取以代之為背景的大自然。

  全篇電影只用上黑白色調,似乎是導演故意的,而且還不止是為了增加懷舊風味,而是巧妙地運用黑、白,兩種對極的色彩,來透視了角色的心底。利用顏色來表現內心世界,是不少電影常用的手法。好像這部劇裡,開初男女主角在一個廢墟結婚時,女主角穿白色婚紗,而男主角則穿黑色西裝,在場合而言這種打扮看上去十分合理,然而,當繼續把電影看下去,就會發覺那裝束絕對有深層次意味。到了女主角生完孩子,抱住那體積細小的嬰孩在懷抱裡,身上穿的成了黑色連身裙,而男主角則依然是黑西裝。後來,男配角出現,和男主角一起步行於草木茂密的林子,接吻一幕忽然脫掉黑西裝,只剩下白襯衫。彷彿黑和白,是在描寫一種人物的心理狀態,一種愛情的純潔和瘋癲,似乎只是一線之差。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當女主角試圖挽留男主角,和他激烈接吻時,兩人的臉上皆被深色口紅塗污,那場面彷彿在描繪兩個人體內那吞噬人性的情感,是愛恨的分身。而黑白色的花簇,還有男主角死前夾在指隙的黑色花瓣,大概也是另有含義吧。單調色彩所帶給人的震撼,留待各位自己觀賞。

  關於無對白默劇,似乎已沒太多新意,不過給我意外的反而是全劇近乎無表情(或者說一直很嚴肅)的演員們,利用共通手勢帶給觀眾的隱藏訊息,非常有趣。劇中不止一次出現兩個人物對視的畫面,女主角對男主角,男主角對男配角,他們在接吻之前都用同樣的手勢觸碰對方,先是嘴唇,然後扯臉皮,彷彿在確認對方是否在戴面具一樣,十分用力,最後用手碰鼻尖。那似乎是一種儀式,不用對話也能營造出曖昧的氣氛,亦同時表現了人物的矛盾、掙扎,非常出色的手法。

  劇中除了他們三人以外,沒有別的登場人物,甚至是背景也沒有人,二十分鐘裡總是空蕩蕩的。而且不但沒有人,大多數時候連人造建築物也沒有,幾乎有一半劇情都發生在大自然之中,男主角和男配角偷情接吻的森林、男女做愛時不見人影的荒野、男主試圖自殺的一望無際的海洋。即使出現建築物,亦只有空空如也的醫院、只剩頹垣敗瓦的廢墟。所有場景都不真實,徘徊於虛擬世界,猶如穿梭男主角的意識之中,給人肅殺的氣氛。那延伸到地平線彼方、廣闊的大自然場面,令我聯想到「伊甸園」,特別是兩位男角坐在樹下長椅,整齊並排的一幕,更勾起我的幻想。男主角和女主角彷彿是亞當和夏娃,因為世上只有他們兩個人,而不得不交配生子、相愛。可是,如果當初出現在亞當身邊的第一個人,是男人的話,他們相愛會否是正常的呢?亞當愛上夏娃的必然性,又是否絕對呢?

  雖然長電影可以描述更詳細的劇情,但有時候,短電影只節錄故事的一小部份,亦可給人深刻體會。長電影像小說的話,短電影則像詩歌,各有味道。日後期望有機會再為大家分享一些歐洲的作品。

▼柏菲思/パフィス▼
1991年生於香港,女作家。小學六年級開始自發寫作,到2008年起正式以成為小說家為目標開始網路創作。幼時深受日本文化影響,不知不覺學懂了日語。現時以「好作品能跨越國界」的信念,每天用中、日兩文進行寫作活動。 在香港、台灣、日本推出多部作品,獲得多個獎項,日後期望製作更多混合文化小說,持續各地交流。
https://www.facebook.com/pavis0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