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這地球沒有貓》還是〈當這地球沒有電影〉

《當這地球沒有貓》,想不到並不是一部有關貓痴的電影,而是看起來相當令人感到沉重,要我們去反思生命的意義。

人生無常,我也曾問過自己,當我去到一日,知道自己患上絕症,生命日子無多的時候,我的反應會是怎樣,有沒有意志去面對,會如何去過著有限餘下的日子。這是我一直未能有信心去答覆自己的問題。《當這地球沒有貓》就是要當郵差的男主角,去面對這個人生的重要時刻。

川村元氣原著小說改編的電影,採用惡魔的身份為佐藤健飾演的郵差,以交換的方式讓郵差得到多一天的活著生命,卻會被奪走某樣東西,逼使主角重估自己過去的人生際遇和人際關係,而作出最重要的決定。貓曾經是他自己和母親患病階段的陪伴,對佐藤健有著重要的寓意。影片描述他和父親陪著病重母親作最後的旅行,顯示出他對親情的重視,亦同時表現出他的父親,表面是只顧著鐘表修理的事業,沒有為妻子作出較多的照顧,其實他個性沉默,心思細微,只不過是以另一種絕不張揚,容易使人誤解,低調地去關懷。

主角在這時刻,選擇去找宮崎葵飾演的己分手女友,讓觀眾去追憶以往的情事,他倆曾經在南美旅行時,經歴目睹友人突然間意外身亡,在伊瓜蘇瀑布擁抱號哭,感情深厚卻愛情無疾而終,女友甚至與母親的關係良好,並受託遺言信件留給主角,現出非一般的兩性關係。

導演永井聰雖然把這部片拍得沉重,但卻充滿著呼吸的空間,讓觀眾有著適當的疏理機會。佐藤健終於明白到自己曾在這世上存在過,就因為自己存在的關係,總會為這世上帶來一些不同情況,這就是他曾經生存的價值,他望著周遭的環境,享受著最後階段的風景,還是要生存到最後的一口氣。

其實這部影片也可以改名為《當這地球沒有電影》,這部電影比較適合影痴,電影成為主角人生的重要部份,就以影片內容本身,伊瓜蘇瀑布的一場就是對王家衛《春光乍洩》的回應,還有不少情節,連繫著不少電影作品的詮釋,成為這部影片的重要部份,明顯地告訴我們,在編劇和導演的人生中,不能缺少了電影的存在,電影成為人生重要的養分。電影就是人生,人生就是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