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奈在香港

過去幾年,無論在官方博物館美術館,或者是商場特設舉辦的國際及經典名畫展覽,那種分段式預約觀賞的萬人空巷,爭相參與觀看名畫的活動,在去過之後,作為一個經常去觀看畫展的閒人來說,都感覺到這種吹谷全城參與的賞畫行動,到場後難以靜心,容許花上較長時間,作為觀摩欣賞的機會,均有著討厭的感覺。雖然從推廣藝術教育的角度去看,這些活動能夠吸引到平常較少去觀賞名畫的觀眾入場,可以看作為無可厚非的推廣手段,但做到要發出入場證明書的話,就確實覺得是有點兒過份的商業行動選擇了。

今次在香港文化博物館舉辦的《他鄉情韻一克勞德. 莫奈作品展》,在上個星期三,提供半價優惠,早上十一時入場的情況,竟然讓我感到出奇意外地,有著相當可以接納的觀賞環境狀況。這個展覽曾經在成都的商場舉行過,在國內引起相當受著目,出現人龍排隊入場觀看,但似乎今次莫奈的情況,在香港的吸引力,彷彿有點高潮已過,再不是人去我去趁熱鬧的焦點,或者是去表現文化活動潮流參與的社交選擇,於是乎在現場再沒有如此擠迫的情況下,容許較為正常的觀賞環境。

從場刊和現埸的資料看,今次展覽的設計和製作,是沿用原本法國展覽設計的團隊,當然會修訂成香港場地的版本,現場用上電腦互動科技製作的「日式水園」,呈現莫奈對園景設計的外號外愛好,引發觀眾現場參與的趣味,另外在另一展廳呈現莫奈園景設計與畫作層次的關係,燈光和場景效果,均有著強烈美感的氛圍。

展覽中的莫奈風景油畫,大致上都有簡單明確的介紹,並運用視覺圖像效果,去介紹現實場景和莫奈畫作的相比情況,為觀眾提出背景的趣味和知識。場內唯一的一幅粉彩畫,並不容許觀眾拍攝,特由一個工作人員專責,在場舉牌示意,或者是阻止在場人士攝影,處理得相當恰當,顯示出人性化的管理作風,而不是過往令人反感討厭的安排。

在芸芸展覽的莫奈作品中,1880年畫作〈維特尼流域塞納河解凍,面向拉瓦古〉,莫奈因妻子逝世後人生低潮的作品,他在塞納河邊零下25度下,戶外寫生繪畫,使用較暗冰冷的色調,跟他一般的畫作有著明顯的不同,充份顯出畫家本身的孤寂情懷,反映出與周遭環境冰寒相同的心境,此幅與眾不同的作品,令我徘徊觀賞多次,另外就是莫奈對着倫敦大橋作為多次寫生的探索畫作,創作出同地點但不同環境層次的作品,顯示出藝術家對風景寫生的堅持和探索,顯示出莫奈風景印象派的功力和成績,而這些作品的差別,盡在原件畫作觀看的情況下,才可以領會作品所透出的深度層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