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就是批判

「電影就是運用想象性的創意,對現實作一個徹底的批判。」

  對於我這個坐在冷氣巴士仍會大汗淋漓的肥仔來說,我只有用上我的鍵盤表達我的想法。今天坐上了一輛不應坐上的巴士,去路過火災現場,去看一看,去想一想。九龍灣往後的道段從未如此順通過,不過我比平日還要遲了近半個小時才到達終站,因為牛池灣一段很塞。在火場外維持單線行車,這結果是預期之內,在冷氣車廂內我仍熱得大汗淋漓。救火的英雄們,你們真的是英雄。在回程時想起了一套舊片,決定翻看。

  《救火英雄》是2014年的郭子健導的作品,內容是講述望后石發電廠爆炸事故,眾消防人員展開的救援故事。故事以2013年12月的聖誕節的龍鼓灘消防分局為背景,每個消防員都有著自己的故事。有老消防員曾講過,每個入過火場的人,都會被濃煙困住個心,可以走出來就沒事,走不來的根本不可能做下去。最後,他們五個消防員走入發電廠,只有三個可以走出來。這場發電廠的爆炸是否可以避免呢?編劇先生郭子健、翁子光和梁禮彥似乎不斷提醒我們,這是可以避免的。由高級消防員隊長何永森(謝霆鋒飾)的觀察,發電廠工程師楊琳(白冰飾)的發現,再到局部地區大停電,一直在提示我們這場爆炸的災難是可以避免的。不過,最後為何躲避不過呢?因為--助理消防區長葉志輝(安志杰飾)要去平安夜的派對;因為--萬華標(譚耀文)自以為發電廠是最安全的;因為--在很多人心中都認為自己比其他人的安危更重要。因此最後「造成」這次災難。

  災難的恐怖特性往往由於其不可避免性,明知要發生的卻避不開,這才是真正恐怖。而最深層次恐佈卻是這些災難,不是天作的,而是人為的。古今歷史中,總有多少權貴要巴結當權者,所以用盡方法去獻媚,出賣了自己的靈魂,更出買別人的利益及性命,去換取自己的想要的東西。可笑的是,當權者住住並不領這些獻媚者的情,結局叫人啼笑皆非。從葉志輝為自己要爬上更高官階的行為和萬華標要討好國內的投資者表現,可見這情況屢見不鮮。

  電影中每個消防員都是英雄(不包括葉志輝),但同時他們都是一個個實實在在的人,他們都有他們的過去,是包袱,是限制,是缺陷,正如老消防員所說心中的一團濃煙。因為,我們都是非常有限的人,我們不是無敵英雄。我們為之「人」,是我們有所能有所不能,但為之「英雄」,是有所為有所不為。

  電影常說,「故事情節,純綷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依我之見,電影是運用想象性的創意,對現實作一個徹底的批判,對未來作出一種先知式的預視。這是一種警告,是一種預防性的警告,導演並沒有期待自己的預言要實現;正好相反,電影就是要我們預防這情況出現。不過,真正可恨是這些電影沒有被這樣被解讀,只是淪為一種娛樂,致死方休。

  「消防員不是救火,而是救人。」2014年李培道(任達華飾)就說了這一句話。當權者和獻媚者你聽到了這先知式的預這嗎?

記於2016年6月24 日納悶的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