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牌檔看展覽

 早幾天約了人到銅鑼灣大坑食午餐,很多食店都塞滿了食客,最後就在施弼街看到有一檔大牌檔炳記茶檔,友人就說到那裡吃吧。坐下時,發現牆上掛了一些畫作,原來本地設計師及創作人茶色金魚(Patrick Lui)正在那裡舉行街頭個展「原子筆下的她與他」(展期至6月30日)。

 除了藝廊、美術館、藝術中心等以外,筆者到過圖書館、會展、商場、酒店、地鐵站、餐廳、咖啡店、酒吧、書店、室內用品店、工廈、唐樓天台、後樓梯、公園、天橋、戶外草地等看展覽,但大牌檔還是第一次。

 不過要小心看,因牆上的幾幅街景畫,其實是出自日本插畫師小野寺光子(Mitsuko Onodera),而掛著的人像原子筆畫才是茶色金魚的作品,有男有女,原來都是他的朋友,有醫生、教師、藝人、運動員等。這些人像畫掛在牆上,平時應該都是食客坐著,想落單,抬頭望望那些菜單時,便會同時看到這些畫,好像他們是周圍的街坊,陪著你落單一樣。

 在展覽中文名下有一句「All the ball pen’s a stage, and all the men and women merely players」,這應該改自莎士比亞作品《As You Like It》(皆大歡喜)中的對白吧:「All the world's a stage, and all the men and women merely players」,莎士比亞說世界是個大舞台,所有男女盡是演員,而茶色金魚就改為他原子筆畫都是舞台,所有畫中人都是演員。或者,大家都不是演員,是參與者,因為player有太多解釋,除了演員,也可以是玩家、運動員、演奏者等,因為play這字本身有也實在有很多意義,玩耍、捉弄、比賽、演奏、表演、參加、下注、裝扮……姑勿論借用莎士比亞作品對白究竟有何用意,但就用player有如此多意義來表示創作者用原子筆畫了很多不同身份的人好了。

 看著大牌檔的價目表,公仔麵或米粉雙拼或三拼、三文治、凍飲等等,周圍就是一些人像畫,好像有種群星拱照大牌檔美食,食客眾多似的感覺。

 在大牌檔展出作品,或者是有一種平民化的生活感吧。筆者從不認為展覽一定只可在藝廊或美術館中舉行,作品形或、媒介,加上創作者及搞手或者有不同的想法,所以只要作品及場地互相配合到,再稀奇古怪的地方也可以做展覽,還有甚麼地方好呢?筆者見過有人將建築地盤外圍的木板連接的行人通道外牆當作為作品展示板,也知道電車公司也有聯絡可以在車廂內展出作品,早前鬧得滿城風雨的「感頻共振」(Human Vibrations),其中一個活動就是在電車內展示本地藝術家伍韶勁(Kingsley Ng)的作品,也有大家或者見過飛機場內也有不少藝術家雕塑作品,之前也有人在鬧市後巷做街頭藝術展,那麼還有甚麼所謂非一般的地方可以搞展覽活動呢?筆者建議不如用大型貨車做流動展館,其實現在有泡動圖書館、流動診所、流動郵局等,也有人用貨車改裝為流動廣告招牌,流動展館也未嘗不可,展示平面或立體作品也可,而且能上山下鄉,希望有人思考一下可行性如何。

 有沒有人想過在海底、山頂、高速公路、堆填區等做展覽,或者都很配合不同創作者作品的內容,不過就算你有錢,解決所有展示、安裝、運輸、保養等問題,但可能就是過不了政府不同部門的林林總總的要求。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