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一般的《紙誘藝術》

紙與舞的邂逅,《紙誘藝術》,東邊舞蹈團在牛池灣文娛中心五月中的非一般舞蹈表演,免費入場,還要寫明歡迎攝影,當然會吸引不少愛好攝影活動人士到場,亦因此可能產生在現場觀賞某些慣常矛盾。

這個節目最有趣的地方,就是雖然處於牛池灣文娛中心,擁有劇場設施,卻捨棄劇場不用,而是利用文娛中心其他的公共空間,例如電梯大堂、走廊或者是鄰近票房的公共空間,作為演出場地,只在表現區域刻劃出界線,有人在場要求觀看或者拍攝者置身於界線之外,讓舞者有足夠的空間去發揮,現場所見,沒有預限人數,在場者算是自律,並沒有出現大問題。

《紙誘藝術》的舞動範圍,其實只是利用這些公共空間,作為演出場地,沒有預算與觀眾或在場人士作出互動的可能性,換句話說本身的設計,只是走出傳统表演劇場的空間,把公共空間變為表演場地,用上簡單的照明燈光效果,或者是混合著現場自然光線,與及加設的簡單音響。

《紙誘藝術》說明是紙與舞的邂逅,實體紙印刷品,成為舞者的重要聯繫,亦是編舞創作所要發揮的焦點。整個舞蹈的設計效果和表現成績,比預期想像的有趣,尤其是六位舞者,在不同的環節的表演,在肢體舞蹈上,都不斷出現有很多細微,充滿節奏的舞蹈技巧表現,使整個表演的氛圍,並不流於粗疏,而是充滿著豐富的層次。

節目開始在電梯大堂,雖然場地狹窄,而且被攝影者佔據不少地方,但馬師雅和徐奕婕亦能夠以《紙誘藝術》的宣傳單張,作出閱讀的姿態,呈現互動的有趣舞蹈編排,在狹窄的環境亦能演出優美的舞蹈姿態。然後轉到狹窄的走廊,加上陳穎業的街舞式表演,相對著兩人坐在走廊的靜態,已能為這個節目展開濃烈的氛圍。

藍嘉穎的, 她用紙杯在高枱上拍出的節奏,控制得相當出色,能夠立刻牽動出這首爵士名曲的節奏氛圍,然後起舞於現場的高枱,彷彿變成在吧枱起舞似的,產生有趣的詮釋版本,唯一美中不足是道具紙杯過於簡單,未能產生另外想像層次作用。

在幾個舞蹈環節上,可以看到編舞者有着在地的色彩,陳穎業的〈尋人啟事〉,與及徐奕媫和陳穎業的〈追擊〉,均以貼滿報紙的牆作為背景佈置,以李波和撤退明報編輯的社會事件作為讀白內容,連同舞者揭動報紙舉動的編排,聯動反映出當前社會政治的氛圍,最後還要加上紅外線的點光,作為終段的結束,充份結連出社會題材的層次。

在獨舞方面,徐奕媫的〈夢遊〉、馬師雅的〈日。紙〉、陳伯顯的〈撕念〉及柯志輝的〈紙想飛〉,各舞者均有高水準的舞蹈表現,顯出不同細微層次的動作。雙人舞〈收皮探戈〉,藍嘉穎和陳伯顯以肢體穿過紙皮箱,借狹窄空間的舞蹈互動,帶出兩性關係的細緻有趣狀態,有著相當成功的創作編排。

這篇不是舞評,是以5月14日首場演出作為依據。

陳廷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