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嫲煩家族》的老年危機

日本社會人口老化的現象,比起香港還要嚴重得多。老牌導演山田洋次的近作《東京家族》和《東京小屋》,其實早己在這方面有著寫實的描繪,比起他以前的《男人之苦》系列電影,主要以盛年男人四處奔波作為生計,有著明顯不同的社會現象觀察,逐漸把焦點放在戰後一代,踏入退休耆英階段,與家人關係生活上的變化。山田洋次的《東京家族》,早已現出日本神級導演小津安二郎《東京物語》的相關影響,在影片中亦有出現過《東京物語》的片段,同樣《嫲煩家族》這部新作,在末段亦有出現,類似向前輩大師致敬的片段,使人看起來有著日本電影承傳的文化感覺。

《嫲煩家族》確能顯出山田洋次掌握這類題材的高手層次,在寫實風格之下,還要顯出強烈的喜劇觸覺,往往在簡單的場面,以演員的調度,着墨於羣戲之中,顯出其幽默觸覺,剎那間就能夠以輕鬆簡單的對手戲劇交鋒,建構出角色之間的微妙關係,或者是角色性格本身,令人有著會心微笑的細微描繪,完全能夠擺脫常見的社會實況電影浮誇處理氛圍,盡顯其揮放自如的高手本色,大師的風範,川流不息地從細節滲透出來。

整部電影八個主耍角色,故事有著不同層次的解構,橋爪功飾演的平田先生面對吉行和子飾演的平田太太,要求以離婚作為難忘的生日禮物,立即使平田先生進入老年危機,亦使到整個家庭陷於迷惘的處境,整個電影故事的編寫,貫穿著家庭成員各人的現狀處境,或者是互相關連的關係,處處現出實況電影的社會細節層次。蒼井優飾演的憲子,作為平田次兒子庒太(妻夫木聰)的女朋友,是整個處境的唯一外人,可以為故事的焦點危機,提供較為客觀的緩衝,亦同時以這對快將成為夫妻的日本新一代家庭,反映出當前社會結構的轉變,與及承接上一代人的變遷,為影片增加了家庭倫理的起承轉合層次。

山田洋次在整部電影中,為兩性關係呈現出有趣的日本狀況,或者是人性共通的層次,平田太太要求的離婚,其實是要追求在人生最後階段,尋求自己自我喜歡的生活趣味,而不是感情關係有所改變;平田夫婦最後的互相理解諒解,丈丈對伴侶的長期照顧,肯定的一生關係,訴說出兩性關係就互相照顧上,應該有著私人的空間,與及被肯定的需要,而這些肯定感恩,往往成為習慣性的想當然而被忽略,這些細微態度卻往往是心靈上的重要養料,維繫着健康的兩性關係,在男性主導的社會,女性總往往被忽視,已是常見的現象。年老離婚的情況,早已漸漸成為老化社會的現象,亦是退休男士如夢初醒的危機,但在山田洋次的處理下,卻詮釋為最終互相感到窩心的化危為機,重新建立人生末段的溫馨關係。

陳廷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