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處城市 看漁村中的《老大》

第十屆華文戲劇節內地演出之一是上海話劇藝術中心的《老大》。故事以中國漁村為背景,打魚幾十年的馮國良(周野芒飾)面對漁村即將被發展商開發成休閒渡假中心,憶起年輕時成為漁民的經過,及對阿蘭(郭彤彤飾)、戚瑞雲(李佳桐飾)二人的情感與愧疚。

故事以年老的馮國良回憶為主線,藉今昔對比帶出大海生態的變化。年輕時的大海有密集的魚群,魚多得使大海像濃濃的魚湯般,甚至能聽到大黃魚的叫聲。為表現海上環境,劇中多次運用投影的方式,以透薄的前幕,投影海浪;或於前幕映照出螺旋槳的暗影代表船下的水底世界;劇中多次提及的大黃魚亦曾於劇的首尾游出。在前幕之後,藉台中升高的小斜台的陰影,演員彷彿站在船頭,有海上行船的效果。然而,多媒體影像的處理卻很大程度破壞了舞台設計的真實感。以數次出現的海浪投影為例,人物站於前幕之後營造行船效果,海浪的影像卻覆蓋整個舞台,人物彷彿置身波浪之中,而非海洋之上;甚或當年老的馮國良要求船員啟航回村,台上傳來馬達的隆隆聲響時,投影的海浪卻未能配合行船的速度有所變化,只是輕輕晃動。影像與敘事內容的不配合做成抽離感。這在燈光方面亦有體現,劇中的回憶情節多以藍、黃燈為主,但回憶與現實的燈光轉換,總是顯得突兀而頻繁,觀者情感往往未能投入已曳然而止。

演員的演出方式同時有欠實感。當風暴來時,船員於台中升起的小斜台上裝作站立不穩,但當對話時,對話的角色卻穩穩站定,以完成對白為首要,與身後左右搖晃的眾人形成對比,有格格不入之感。風暴過去,阿蘭丈夫去世,阿蘭兩次情緒崩潰高聲呼喊時,也是突然而來,呼喊後回歸淡淡哀戚,情緒起伏並不連貫。

故事以漁村開發為背景,結尾呼籲人們要對大自然、對大海有敬畏心,但把「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等說教意味較重的對白內容,放在早已城市化的香港演出,不論在內容及表現方式上,都使觀眾難以投入。這或許是星期五晚上,劇院座位懸空一半以上的原因。

(觀看場次:15/4/2016,20:00,荃灣大會堂劇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