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情的石馬踏奴──西漢霍去病陵墓前的石雕藝術

移情的石馬踏奴──西漢霍去病陵墓前的石雕藝術
彭武斌 圖文/編撰

移情的、現實的與浪漫的石馬踏奴[圖1]
"移情"是眾多藝術,潛移本能,默化天性後之成果。

雕塑也是通過藝術傳移感情,使觀者留下心刻印象的一種藝術表現的形式。中國傳統的雕塑藝術,重視立意,意在形先,胸有成竹,並能造型,抒發感情。

霍去病陵墓石雕特色
霍去病陵墓前石雕,其作品表現手法冼練,構思以相石擬形之勢,有如天擎石破、意逸全神、渾如天成之妙。那些無名之雕刻藝術家們,其雕鑿勾勒雙管並用,其拙技精微入化之境;其造型雄健賁張,古拙粗獷之美;其風格凝重剛健、蓄意且恢宏。為中國迄今為止,發現時代最早,且保存最為完整的大型圓雕石刻作品。最能代表中華民族雄厚氣質的藝術瑰寶。

這批作品,構思深妙超凡,深具自然情韻,意象深沉博大。在各種動物的造型上,意象且惟妙更惟肖,態勢生動且傳神。似平蘊含著,萬般的寧息生機,無不各具其妍,宛若韻致的生氣。其整體形象質樸、靈態萬趣,俱風雷雨電之雄力,氣勢渾厚磅礡,有著強烈的藝術感染力。迄今,中國古代及中外雕刻藝術中,以石雕寫實象生、寫意並重之作品中,可謂獨佔鳌頭。

《馬踏匈奴》的藝術成就
其中《馬踏匈奴》為陵墓前石雕的主像,為花崗石(灰白細砂石)雕鑿而成,石馬實際上是霍去病的象征。這件石馬,表現的是和霍去病生死相依的馬。霍在生前就是騎著這匹馬遠征殺敵,立下無數的戰功。石馬高1.68米,長1.9米,形態軒昂,英姿勃發,一隻前蹄把一個匈奴士兵踏倒在地上,手執弓箭的匈奴士兵仰面朝天,露出死難臨頭的神情。其雕像尾長拖地,腹下雕手持弓箭、匕首長鬚仰面,掙扎的匈奴人形象,是最具代表性的紀念碑式的作品,在中國美術史上佔有重要的地位。

雕刻藝術家們巧妙地揉滲,動與靜之結合,形象地表現了漢帝國的強盛而不可撼。他們用一人一馬,高度地概括了霍去病策馬征戰的豐功偉績。戰馬驃悍、雄壯、鎮定自如,巍然挺立。與之對比的是,昔日窮凶極惡的匈奴此時仰首朝天,蜷縮在馬腹之下,雖已狼狽不堪,仍然凶相畢露,面目猙獰,手持弓箭,企圖垂死掙紮。

作品更通過簡要、精確地雕琢,猶其是在馬的腿、股、頭和頸部鑿刻了較深的陰線,使勇敢而忠實的戰馬躍然而出,又好像紀念碑一般持重圓渾。這一作品把圓雕、浮雕、線雕等傳統手法結合一體,既自由又凝練,既保持了岩石的自然美,又富於雕刻藝術形意之美。

《馬踏匈奴》,用今天的話說,是一件現實主義與浪漫主義相結合的作品,同時,又含有象徵主義與表現主義的構思。在兩千多年前,古代先輩雕刻藝術家們經過敏銳的觀察和周密的思考,運用其精湛的技藝,留下了輝煌的藝術豐碑,霍去病陵墓石雕是漢代藝術質樸、深沉、宏大藝術風格。

霍去病陵墓前石雕,可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絕佳雕刻作品。

-------------------------------------------------------------------------------------------------------------------------------

註1.^ 霍去病是西漢抗擊匈奴的著名將領,18歲就率輕騎八百,進擊匈奴,殲敵兩千,被封為"嫖姚校尉"。此後六次率領大軍出擊匈奴,擊敗匈奴主力,打開了通往西域的道路,以功受封為"大司馬驃騎將軍"、"冠軍侯"。元狩六年(西元前117年)病逝,年僅24歲。漢武帝因其早逝十分悲痛,下詔令陪葬茂陵。為了表彰霍去病河西大捷的赫赫戰功,用天然石塊將墓冢壘成祁連山的形狀,象徵霍去病生前馳騁鏖戰的疆場。入葬時禮儀極其隆重,浩浩蕩蕩的軍陣自都城長安一直布列至茂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