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內流動的家──《離家不遠》

《離家不遠》是台灣動見体劇團於第十屆華文戲劇節的演出劇目,以過年時的一頓團年飯帶出家族內部的矛盾和分裂。其中場景設計較有深意,台上除了一張長形餐桌及數張椅子外,還鋪滿了細沙。泥黃的沙或堆疊或鋪平於台上各處,配合幽暗的燈光,以及暗紅、暗藍的布幕背景,在演出開始前已帶來濃濃荒蕪、冷寂的感覺,與過年熱鬧氣氛成強烈對比。

台上的餐桌數次變換位置,表現家的流動性。劇中的長形餐桌具有家的象徵性,家人圍繞餐桌活動、進食、交談,餐桌在台上數次變換位置,使晚餐被割裂成一幕幕家人聚會的片段,配合主敘述角色的變換,熱鬧背後的矛盾一一浮現。大舅要拿回記在母親名下的金錢、雅亭為照顧母親而放棄攻讀博士卻被指責對母親照顧不善、被領養的雅純不被關心卻被要求照顧弟妹、小舅一家的疏離等等……餐桌位置的刻意變換,以及把餐桌(家)建立在沙粒上的流動性,家的不牢固狀態顯而易見。

除了利用餐桌位置變換外,劇中於敘事場面中穿插數幕具象徵意義的場景,以此暗示大家庭本身的矛盾。眾人分散站於台上各處,一同說著「我不喜歡……」、「我不想回去」、「我沒有吵架」等以「我」作開首的句子,一方面解釋矛盾的出發點是各人均以自我為中心,一方面重演著眾人吵架的畫面;又如分散於台上的眾人一一被家人牽引拉扯,角色被拉動手腳、放慢動作,都是由於家人的羈絆而來,伴隨著壓迫的音效,隆隆震音引起觀眾內心的嗚動,家庭矛盾因而外化與被感知。以上場景穿插於嬉鬧圍坐分食的畫面之間,以熱鬧來粉飾太平的家庭關係逐漸展現波濤暗湧。

除了可見的家人外,大姐雅純的早夭兒子的靈魂,亦以旁觀身份參與家庭的聚餐。開場前他已一邊堆沙一邊發出似哭似笑的聲響。在旁人不察覺的情況下,他把沙堆放在別人的肩膊,或大把的灑落在桌上,或為敘述的角色推開地上的沙。台上鋪滿沙的設置,不單可呈現家的不穩定狀態,隨著沙的灑潑,沙成為了家庭的負擔與壓力。在結尾時,大批沙粒從台頂傾瀉至餐桌上,此時眾人雖面向餐桌,但已穿好外套、拿起袋子,一副準備離開的樣子。當家中的壓力與裂痕逐漸擴大,這個家分散的時日亦不遠了。劇名《離家不遠》指的不單是家中各人與家的距離不遠,亦是離家時間也不遠矣。

劇中不同原素的組合意圖是明顯的,惟情節卻顯得較為分散,支線較多有欠緊密。劇中以不同角色來點出家庭矛盾,由於角色眾多,事件及關係顯得雜亂,大約到了劇的中段,才能一一釐清眾人關係。數件令角色吞吞吐吐的事件,終能在結尾解開懸念,不同的支線最終匯聚,實有點電視劇大家庭爭產故事的套路。觀眾在觀劇時迫於尋找事實的蛛絲馬跡,然敘事場景的刻意斷裂卻使解謎過程受打斷,使得不大具有追看性的故事情節,如大舅追問姪子拿回金錢等內容,稍欠張力。

(觀看場次:10/4/2016,14:30,西灣河文娛中心劇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