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山水立軸繪畫美學形式之意義 ── 北宋范寬“溪山行旅圖”

中國山水立軸繪畫美學形式之意義 ── 北宋范寬“溪山行旅圖” 彭武斌 編圖/撰文

中國山水畫由來久遠。早在魏晉六朝,就有其「峰、岫、嶢、嶷,雲林森渺」(宋炳《畫山水序》)各種山態形狀之說。當時所謂山水繪畫,無論是形象、技法、構圖,比當時的山水詩還要低。不但笨拙相當,山巒若堆土,樹木如拳臂,而且主要仍是,作為人事環境的背景,人與物、車與馬等事理的描繪,混雜在一起。

正如《歷代名畫記》之云云:「其畫山水,則群峰之勢,若細飾犀擳,或水不容泛,或人大於山,率皆附以樹石,映帶其他,列植之狀,則若伸臂布指」。其描述之山水畫,在當時還談不上,作為獨立繪畫藝術審美意義的山水風景畫。山水畫由附庸而真正獨立,似乎應在中唐前後,當時人們,從審美趣味和感知美的理想中,由具體之人物、仕女、牛馬等事理的描述,而轉移至自然的對象,這卻不是一件偶發的現象。

中唐到北宋在其歷史之行徑裡,中國仍皇朝統治下,社會進入後期封建制度,其社會之變化使然,人們的審美心理從唐代之“繁華物質溺聲”後,回歸自然美的境界中。自然風景之山水、花鳥之凡天世界,人們特別偏重自然對象之山水風景,似乎沉醉於,陶潛(淵明)的歸元田居的自然景象裡,從中尋找那自然山水中的可居、可息、可玩、可遊及可賞的桃源境界。

然而,宋代的山水繪畫,活出了大唐物質文明的性質。在其上,加重了一層層深刻內省的文人思想,也正恰恰反映出,宋代“襌學”與“理學”對天地萬物的態度,表現山水繪畫中“理想主義”的境界。宋初以來,山水畫家對自然觀察、精思潛慮,以其造化之妙理,塑造特有之山水繪畫之風範。如李成[註1]、范寬[註2]、郭熙[註3]均師承荊浩[註4]的著重寫生精神,強調山水繪畫中有筆、有墨的理論。筆墨使然,透過筆觸,使山水畫面之氣氛造勢統一。他們作畫,除強調內在的直覺感知,為描繪山水的條件外,更著重自然中閑靜、隱逸的外在意趣,將視覺印象轉化成非常連貫的形式,繼而建立井然有序的山水繪畫結構的法則。

宋朝,山水繪畫進入真正的全盛時期。北宋年間,最能代表山水繪畫之風範者,非范寬莫屬,對於寫景造意,范寬師承李成,其山水畫更能展現了雄壯磅礡的大氣勢,承如「溪山行旅圖」(絹本墨筆,縱206.3釐米,橫103.3釐米),畫面布局雄偉、簡單、肅穆,近景的流水,屋宇樓閣的整齊,中景樹林的茂密,錯落有緻,遠景巨大的山巒層層而上,更是展現了中國山水立軸繪畫,特有自上而下的全景觀畫的移動視點之法,全幅的氣韻與節奏,透過三遠──高遠、平遠與深遠之法則,設色簡單,筆意清新,使用了「雨點皴」描繪山石輪廓。此畫所展現的美,從古至今罕有其匹敵者。

米芾[註5]對范寬的繪畫風格,曾作過這樣的描述:「范寬山水叢叢如恒岱,遠山多正面,折落有勢。山頂好作密林,水際作突兀大石,溪山深虛,水若有聲。物象之幽雅,品固在李成上,本朝自無人出其右。晚年用墨太多,勢雖雄偉,然深暗如暮夜晦暝,土石不分。」我們把這段話用來與本圖勘校,就會感到很是妥貼。

范寬的作品以關陝一帶真山真水為描寫對象。他強調師法自然的同時,突出獨創,而不是拘於師承某家。他常往來於終南山、太華山一帶,對關陝景色有深刻的感受和描繪。他善長於表現四季景色、行旅、風月、陰霽難狀之景。皆寫秦隴峻拔之勢,大圖闊幅,山勢逼人。自成一家,獨冠古今之山水畫大師。

註1.^李成(919~967),中國五代及北宋畫家。字鹹熙。原籍長安(今陝西西安),先世系唐宗室,祖父李鼎于五代時避亂遷家營丘(今山東昌樂),故又稱李成為李營丘。

註2.^范寬(約950-1027),陝西華原(今耀縣)人。北宋畫 家。名中正,字仲立。因性情寬和,人呼范寬。生活於北宋前期,名列北宋山水畫三大名家之一。畫初學李成,繼法荊浩,後感"與其師人,不若師諸造化",因移 居終南山、太華山,對景造意,不取繁飾自成一家,與李成為北方畫派之代表。與關仝、李成形成為五代、北宋間北方山水畫的三個主要流派,對後世影響很大。存世作品有《溪山行旅圖》、《寒林雪景》等圖。

註3.^郭熙(約1023年~1085年)是北宋時期的大畫家,擅長山水、寒林,他不只在繪畫創作上有卓越表現,更留下一部論山水畫法的名作《林泉高致集》,宋神宗極喜歡他的畫,曾收集了許多作品珍藏於一座宮殿中仔細欣賞,目前藏於故宮博物院的《早春圖》是郭熙畫。

註4.^荊浩(生卒年不詳), 字浩然,山西 沁水人。中國五代 後梁畫家。是中國畫史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在山水畫發展過程中具有重要影響,他開創了北方山水畫派,與他的弟子關仝在畫史上合稱「荊關山水」。

註5.^米芾(1051年~1107年,北宋書畫家。初名黻,字元章,時人號襄陽漫士、海岳外史,自號鹿門居士。北宋著名書法家、書畫理論家,畫家,鑒定家、收藏家。米芾祖籍(今山西太原),後定居潤州(今江蘇鎮江)。召為書畫學博士,擢禮部員外郎。米芾在官場上並不得意,其「不能與世俯仰,故從仕數困」。因其衣著行為以及迷戀書畫珍石的態度皆被當世視為癲狂,故又有「米顛」之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