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春》:身心之路

青春就是無敵,逝水年華,時光消逝到了人生的後階段,必然會感覺青春是無價,青春魅力沒法擋,一去不覆返,但總算曾經青春無悔,成為人生的回憶,在腦海裏留下印記。

年老的肯定會緬懷青春,就算腰纏萬貫,最重要的還是要保住性命,然後希望停留在休閑快樂的心境,能夠回復青春狀態的,也不過是虛擬夢幻罷了。意大利導演保路蘇雲天奴( Paolo Sorrentino )的《回春》,就主要描述指揮兼音樂作曲家米高堅和親家電影導演夏菲基圖,在處於阿爾卑斯山優美環境的豪華酒店, 在休閒心態下,尋求實踐重返生命之春。

保路蘇雲天奴用了不少攝影優美畫面配上動人的音樂,成為類似MTV的情景表現整個氛圍,但卻同時用了不少特寫去表現米高堅和其他年長人士的身體老態,使整個環境猶如退隱歸老的世界。但夏菲基圖依然想拍出一部舉世之作,或米高堅依然有強烈的音樂感覺,對作品演繹有着固執堅持,形成劇中人物尚有部份心態,跟表面環境矛盾對立,導演亦有利用美國小姐的到來,青春美麗的女體,相對著大部份耆英老弱身體的型態差異,使整部電影的視覺對立有著明顯的態度。

《回春》的重點,還是圍繞在緬懷心態和藝術家的創作狀態,當珍方達拒絕當主角,並直斥夏菲基圖過去的作品一無是處,她的成功完全靠自己的表現,打跨這位荷里活導演一向自以為是的認知,幾乎使他完全崩潰,尤其是當米高堅說他的情緒是過分誇張激動(exaggerated emotion),他就回應自己是單純的慾望(pure desire) ,然後付諸行動,從酒店陽台跳下去。這就是角色心態的層次問題,亦是電影的轉捩臨界點。

面對親家在眼前自殺身亡,米高堅從震驚重拾面對自己的過去和音樂生命,走上「回春」之路,同樣她的女兒羅素慧絲,雖然被丈夫拋棄,亦遇上新歡,保路蘇雲天奴就是要從不同環節的角色,去建構「回春」之路,譲他的電影人物走出過去,重拾心境回勇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