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東方文人畫看趙無極…大象無形 (…是浪漫的“踏東弄西”的抽象畫詩人 )

從東方文人畫看趙無極…大象無形 (…是浪漫的“踏東弄西”的抽象畫詩人 )
彭武斌 編圖/撰文

趙無極 (註1)的作品,正如,莊子所描述“天地有大美"弄盡奇巧後的“大拙至美"之文人畫精神 (註2)。文人畫創作之“造形"是無常的,靠不住的,好的詩文、書法、繪畫、音樂、雕塑、器物等造形的永恒,乃是在其背後的“象",象隨形而生,不隨形以俱滅。所以, 如繪畫,是通過畫人或物之形,而畫到了形背後的象。

好的作品,是重視印象,再重現印象,他的作品是憑著觀照自然的理解,來表現他的印象,並懂得再通過他的印象表現理解。次級的作品,印象淺,其理解更淺。因此,畫此一人或物之形,亦即是畫了萬物的象,它是無窮活潑喜樂的根源罷了。

(註1) 趙無極1921年生於北平一書香世家,2013年4月9日下午,因病醫治無效在瑞士沃州逝世,享年92歲。早期作品主要以塞尚、馬蒂斯、畢加索為師,畫風比較接近西方印象派。他由克利的畫中得到啟示,一躍而入抽象的世界。

(註2) : 歷來,中國文人深受儒、釋、道影響,在儒家之「里仁之為美」、道家之「天地有大美」以及後來佛家之「拈花微笑之美」,此三美均影嚮中國文人追求「美」在藝術的的目標態度,更造就了中國文人在藝術創作上,有著獨特美學上大拙至美的個性及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