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紀藝術和反藝術.........從杜象 Marcel Duchamp 到波依斯 Joseph Beuys

二十世紀藝術和反藝術.........從杜象 Marcel Duchamp 到波依斯 Joseph Beuys
彭武斌 編圖/撰文

二十世紀美術中新媒體藝術發展 (new media),從最初1920年起的實驗期、1940年中的成長期及至1960年代後的成熟期,透過這三個時期,新媒體的運用衍生出,多樣革命性的藝術發展方向,類別分為裝置藝術 (Installation Art)、表演藝術 (Performing Art)、觀念藝術(Conceptual Art)、地景藝術 (Land Art) 及錄影藝術 (Video Art)等等。

從上可知,新媒體藝術的模式,從傳統單向感官,走向多向感官,新媒體藝術趨向非物質的符號化、發展過程行為化、空間運用地景化及結合科技尖端化。這些種種都展現出多樣新媒體複合性的運用,衍生出新的複合媒體藝術 (Mixed Media Art)。因而,傳統單向感官媒體藝術,平面的繪畫藝術及立體雕塑藝術受其革命性的巔覆。

因此,新媒體藝術的表現形式突破了傳統的範疇,平面的繪畫走出了畫框及立體雕塑搬離了雕座,向複合媒體藝術靠攏。

二十世紀美術中新媒體藝術的定位(Positioning)之奠基,是從現成品(Ready-made)的概念提出,由法國藝術家杜象 (Marcel Duchamp,1887-1968) ,1917年在一次獨立沙龍展覽中,展示一件命名為"噴泉",杜象以匿名"R. Mutt"的字樣簽名在其上,此現成物瓷器小便器[圖1],他稱為"實物藝術"(Ready-made Art) 的作品。這件作品說明了,將現成物概念性的藝術形式,作為挑釁傳統藝術觀念的價值,即非經藝術家之手塑造的形象,來永遠切斷藝術和價值之間的傳統連結。正如杜象的名言"一切都可成藝術"。

及後,德國藝術家波依斯 (Joseph Beuys,1921-1986) 在世界第二次大戰後的努力,傳統的藝術價值觀,更徹底地被重新改寫。波依斯的一生,當世的藝術家、預言家和導師的三位一體。其實就是一部行為表現歷史,他的偉大在于他的藝術活動的三種特性。第一是他藝術活動的綜合性,攪亂了這個時代使人人格分裂的專業性。第二是他藝術活動的瞬間性,斥責了社會表像的合理性。第三是他藝術活動的模糊性,破壞了當代司空見慣的規律性。

波依斯宣稱"每個人都是藝術家",認為內在的眼睛比外觀的形式更為重要,藝術既不是上層階級的剩餘玩物,也不是普羅大眾的通俗裝飾,而是通過觀念的昇華,來表達人類精神的價值和形上的美感,人們因此稱之為"觀念藝術"。然而,"觀念藝術"不是一種思維或冥想,而是行動,一種內在直觀與視覺精神的外在行動。

1964年波依斯的行動藝術作品,"如何向死兔子解釋圖畫"[圖2]表達的就是這種內在直觀與視覺精神的外在的行動,藉此質疑"人類中心主義"的一種思想。波依斯坐在畫廊的入口,手中抱著一隻死去的兔子,頭上灑滿蜂蜜並黏上金箔,使臉上的筋肌血脈,顯得格外凸出。波依斯口中喃喃有詞,隨後他穿梭在畫廊中,向死去的兔子一一解說牆上的畫作,然後再走回原來的座椅上。人們不知波依斯究竟在唸些什麼,但看起來,像似輕哼著安魂曲、像似在安慰和撫恤,讓一個枉死的生靈從此安息。這項怪異的行動表演,正是波依斯對"藝術是什麼"的最高闡釋。他要求一切的藝術應該向死去的生靈告解,即使為時已晚,但也要承擔遲來的安魂,扮演著救贖的媒介者。

波依斯更稱自己的創作是"社會雕塑" (Plastische)或「塑造理論」(Plastische Lehre),創作的空間是全方位的,其重點不在於物件的形式與組合手法,而是在思維上,"人智學"[註1]意義上的表現藝術,其關係到人類與整體世界的古今歷史、文化思想、物種生態、人類世情物現的"廣義的人類學", 透過"觀念藝術"的形式,在思維上創造無形的塑造,通過特定事件、特定作品、特定行為表現出來。

換言之,法國藝術家杜象"現成品"則是"現成物的造形藝術",德國藝術家波依斯"社會雕塑"則是"人的觀念生成"在思維上創造無形的雕塑。社會雕塑(Plastische)或「塑造理論」(Plastische Lehre)不同於「現成品藝術」(ready-made)。現成品是通過掌握有形的物體和材料,把現成物件進行組合,在「反藝術」─反精英、反精緻的前提下,以隨意、偶性、直接、樸素的方式,表達創作者的理念。現成品藝術雖然"反藝術”,最終脫離不了藝術本身的範疇,也離不開對博物館的依附性。

註1.^ 波依斯的作品受到德國哲學家魯道夫.史坦納 (Rudolf Steiner)「人智學」(Anthroposophie)深刻的影響,人智學不等於人的智慧,而是「對人的本質的意識」,其目的在針對意志的轉變、認知的經驗及時代命運的共同經歷,提供心靈一個意識的方向,亦即給予一個「智慧」(Soph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