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奴脫困,悲欣交集”── 米開蘭基羅,雕塑家 (Michelangelo, Sculptor)

"囚奴脫困,悲欣交集"── 米開蘭基羅,雕塑家 (Michelangelo, Sculptor)..........彭武斌 編圖/撰文

"囚奴脫困,悲欣交集[註1]"
米開蘭基羅在其四十五歲雕刻了四件"奴隸"大理石雕像,但在他八十九歲臨終前,都沒有完成這四件雕像。後世人,一直認為這四件雕像是他眾多完美雕像中,美中不足的,未能完工的雕像作品,在米氏離世後,人們分別為四座"奴隸"大理石雕像命名為"青年[圖1]、巨人[圖2]、喚醒[圖3]、承重[圖4]"。

試想,真的這麼簡單嗎?唯獨這四件大理石雕像未能完工。也許,這是米氏想透過四件雕像,來表達其什麼意思似的?

我想,米氏想,憑此四件沒有完成的雕像,來表達其內在的煎熬,可離苦脫困的印證罷了。因此,其四件"奴隸"雕像,應該重新命其名為"悲欣二奴、交集二隸"是也,為什麼這樣說? 其因如下:

都是"大衛[註2]"惹得的禍
米氏在其二十七歲年青時,雕刻了舉世聞名的"大衛"雕像。似乎,連上帝也被他的完美雕像而折服。

創世之初,上帝用泥土創造了有血有肉的亞當,再取亞當的一根肋骨,又創造了有血肉的夏娃,不過亞當、夏娃都會老死,更不能永恆不朽。

相反,米開蘭基羅憑其曠世之天賦,卻以大理石雕刻了"大衛"雕像,相比起,上帝創造的亞當、夏娃,其更具血脈賁張、肌肉強壯的永恒不朽之美感,好比一個完美無缺的、充滿生機的力量型之,生命最盛美之少年,目光銳利地,向勝利的前方探視,完美的站立在成功在望的美好前方。

的確,那是永恒的一剎那,那是不朽的一剎那。"大衛"雕像出現後,至今,沒有人能超越。似乎,米氏自己也折服在,他自己的雕像作品之下。可是,上帝卻因這,要他接受,超越上帝完美造物的懲罰,他必須,終其一生,替上帝在人間完美造物,以勞役的工作為其使命,來贖回自己的罪過。

的確,米氏這四件"奴隸"雕像,是表示著四種人,不同階段,"人"在人間的深刻痛苦之生命歷程,四件從大理石爭脫囚困的肉身,是他現世的真實生活景況的寫照,是他的一種外在的壓力,從教皇到家庭及其創作生活,在在都是他每天,必須承受的重擔、責任的所在。

若果,我們站在米氏的四件"囚困奴隸"雕像面前,我們一定會,透過雕像,感受到他的內心痛苦,因而下淚,這是他對上帝的贖罪券。米氏內外心身的折磨煎熬、寂寞痛苦,是可理解的。

我們也可以從米氏一生中,一封一封的書信、扎記、詩作句語[註3]中,尋找到或多或少的蛛絲馬跡,了解其當時的工作生活、創作生命,受到的痛苦折磨,其程度非常人能理解明白的。

致教皇克諾望七世------ "如陛下需要我為您效勞,請您在有關我的本業方面,不要派任何人來干涉我。請信任我,讓我自由行動,那您會看到我能做出什麼,我是如何履行我的義務。"

致父親洛多維科------"我生活在最辛苦的勞作和無盡的焦慮之中。這種狀態巳15年了,我從沒有過,哪怕是一個小時段的安樂。"

致大弟博納羅托------"你要明白我喝望返回佛羅倫斯的心情,比你們所有人盼望我回去的心情,都更加迫切。我在這裡生活得極不舒服,而我能做的,就是沒日沒夜地辛苦工作。我承受的勞動實在太嚴酷了,如果還要我再做一件雕像的話,我想,我不會有活下來的機會。它太恐怖了。如果這項工程落在別的什麼人手中,那將是他們的一場噩夢。"

看了米氏的三封書信,內心會淌淚,為世俗所感到的"偉大"淌淌地下著眼淚。原來所謂的"偉大"------ 只是一場噩夢!!!

再看米氏的十四行詩作------"美與藝術家"
"心是燃燒的硫磺,肉是斷裂的的麻屑,
骨是枯乾的木頭,盲目的靈魂
渴望馴服那狂暴的意志,
那激動難平的驕傲;
心靈黯淡而虛弱,
而陷阱和羅網卻四處可見,
因此不必奇怪,偶然燃燒的木頭
剎那間將它點燃;
高貴的藝術通過人類的手,
從天國濾下大地,自然要向藝術屈服;
神聖的力量屬於藝術家,以所有勇氣鬥爭的人;
如果我為藝術而生,從孩童時代就成為
美所吞噬的獵物,
我要譴責她將我降生為這般的人。"

從其詩句中,可感受米氏的自負,驕傲其自身的藝術家的身份。但他也譴責,"她"將其降生為這般的人,其相互予盾的心情。既是命定,他必須以生命來回應,其為藝術而生的曠世生命。

米氏在一五六四年二月十七日,走完了贖罪的創作生命,其遺囑:

靈魂交給上帝
遺體肉身交給大地
世物交給親屬

最後,米氏的遺體肉身,從羅馬送回故里翡冷翠,下葬於其朝思夜想的孩提時,生長的地方,長眠於聖達克羅齊教堂裡。------"悲欣交集"地走完,其"神聖的力量屬於藝術家"的一生.......阿們。

註1.^"悲欣交集"為上世紀四十年代,弘一大師(李叔同)圓寂前之遺囑嘆息,而寫下的四字絕句。
註2.^米開蘭基羅在其二十七歲年青時,雕刻了舉世聞名的大衛像,原本是個形狀奇特數百年沒人想用的大理石,米開朗基羅巧奪天
工雕刻成大衛像。米開朗基羅卻是用大衛戰勝巨人哥利亞的聖經故事,暗喻動盪不安的佛羅倫斯面臨外來強敵(神聖聯盟與麥第奇
家族),最終一定會是市民勝利。因此這大衛像充滿人文主義的精神,奮發向上 與命運搏鬥的激昂。
註3.^"I, Michelangelo, Sculptor by Michelangelo,"The English Version Edited by Irving and Jean Stone, translated by Charles Speroni Doubleday Co. Inc., Great Britain, 1963. 之中譯本。